思思-無限挖坑中Orz

百年之前百年之後 第一章 (靜臨,接13卷?)

第一章


平和島靜雄少有的做了一個夢,他夢見一個顯然不是現在時代的建築,更甚止不是日本,像極了他曾經在電視上看過的中國的古代建築,確切的年代他分不清楚,但明明是如此陌生的國度卻讓他有種熟悉感。


他知道他自己陷入深沉的夢中,卻怎麼樣也掙脫不開這個夢境。


除此之外,在他的夢中還有另一號人物,穿著一身的大紅,逆光讓他看不清此人的臉龐,低頭一看赫然發現那人的腳邊滴滴答答留下來的血已經可以做一個水漥了!他心驚,話到嘴邊卻怎麼樣也喊不出口。


那人卻好似對自己失血過多沒有任何反應,一隻手摀著造成他失血過多腹部上的傷口,另一隻手巍巍顫顫地指著他,平和島靜雄此時卻突兀的想到了一件事情,這個人一定有雙漂亮的眼睛,連他自己都感到莫名其妙。


『你為什麼要背叛我....』那人忽然開口了,聲線清亮、乾淨,卻在語尾上帶著顫抖的泣音,如訴如怨。


背叛?我背叛你甚麼了?


你又是誰?


『為什麼要背叛我─────────!!!!!!!!!』


許多的疑問,卻在那人下一聲痛徹心扉的吶喊,整個空間、整個場景,盡數破滅。


平和島靜雄心一慌,想要上前拉住那個人的手,一身的怪力卻讓他怎樣也無法只靠蠻力跨出一步,他在無盡的黑暗中下墜,瞇起眼,看著那一抹紅越來越小,他有好多的疑問想問他,問甚麼他看起來這麼悲傷?那彷彿刻進血肉的吶喊震撼了他整個胸腔,帶著無盡的怒與怨。


我認識你嗎?為什麼要說我背叛了你?


為什麼...你脆弱的身影讓我很想把你抱進懷中,把你納入我的保護傘下這樣你就不會再受到傷害了...


平和島靜雄醒過來的時候,他察覺到枕頭一片濕意,眨了眨雙眼,從窗簾射進來的太陽昭示著已經早上了,床頭的時鐘顯示著現在是六點。


還未到上班時間,卻怎樣也睡不著了,平和島靜雄坐了起來抹了一把臉,至從有記憶以來再也沒掉過淚的自己卻因為一個夢而落淚,怎麼想也覺得不可思議。


事實上他做這個夢已經不是第一次了,至從一個禮拜前與那隻跳蚤的決戰後,每天都會做相同的夢,他不明白做這樣的夢代表著甚麼樣的意義,難道跟跳蚤有關?一想到可能是這樣他就不想去探究這背後的意義了。


反正也睡不著了,他索性從床上起來,開始一天的梳洗,洗了一把冷水,他才感覺到腦袋清醒了過來。


與那隻跳蚤決戰已經過了一個禮拜了,那之後就再見過他了,整個人好似從人間蒸發,不過仔細想想也不意外,他被他傷得那麼重,閉上眼睛,那人渾身浴血的樣子又清晰地從腦中跳了出來,從冰箱拿了一罐牛奶走到客廳坐在沙發上,開了電視轉到新聞台,電視中女主播的聲音他一個字卻也沒有聽進去分毫。


那隻可惡的跳蚤,明明傷得那麼重,肋骨應該已經斷了、手呈現極度不自然彎曲的樣子應該是殘了、腿應該也廢了,那雙就如他身上血的顏色一樣的眼睛卻一點懼意也沒有!甚至他還在笑!就如往常他瘋癲發狂的笑容!


一想到怒意又起手上不自覺的施力,好在及時放鬆不然家裡又要損失一個杯子了。


那時候他當下只覺得更加惱火,眼中除了跳蚤甚麼也無法去想!只想殺了他!只要這個人不存在了他就可以得到他一直渴望已久的日常生活、只要這個人不在了世界上就再也沒有甚麼事情可以讓他發怒了吧!


當下他是這麼想的,只覺得整個人好似打了雞血、不斷湧現上來的力量讓他感到異常的興奮,不過瓦羅娜那一刀卻瞬間讓他整個人降溫了下來。


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當時心中的感情,有一點慶幸幸好瓦羅娜阻止了自己不然怕是真的如跳蚤的願成了一隻怪物,但是有覺得有點可惜...可惜差一點就可以真的徹底跟跳蚤為這八年劃下一個句點。


跳蚤被瓦羅娜捅了一刀之後被人救走了,其實不去思考也可以知道跳蚤現在在哪,把他救走的人除了送到新羅那裡救治還能送到哪,那些傷不馬上治療應該真的會死吧。


抽了一根菸,看著白色的煙霧往往上升,而經過了一個禮拜的冷卻期,有一個不可思議的想法突然閃過腦袋,那是在他去討債的時候,欠債人一如往常地喊著自己沒錢縮在角落一副快要閃尿的樣子,他煩躁地只想快點解決一切〝幸好瓦羅娜出來阻止了自己、幸好跳蚤被人救走了,不然要是他死了這世上能完全接受他的暴力的人還能有誰?〞這個想法就這麼不合時宜、突兀的跳進腦袋!


他被自己的想法驚愕地連菸都從嘴上掉了下來,隨之而來的是騰升而起的怒火!可想而知那個欠債人現在正躺在加護病房,雖然對湯姆先生很不好意思,但他一點愧疚感也沒有,反而更加的煩躁!好想破壞點甚麼東西的感覺卻又無法發洩只能沉甸甸地至今還積在胸口。


三天過去了,至今他還不能理解怎麼會有這個想法?這是代表他其實一點也不希望跳蚤死掉嗎?那個人受了那麼嚴重致死的傷害,如果是一般人當場早就挺不住掛了吧!但跳蚤不是一般人,所以他絕對挺得下來,那可是可以跟他纏鬥了八年的人啊....


想到這,他又不禁嘆了一口氣,煩躁的弄亂了自己的頭髮,將還有一半的煙狠狠捻熄在菸灰缸,力道之大差點又要碎了一個菸灰缸。


希望他死又不希望他死,這兩種互相矛盾的感情在他腦中橫衝直撞,讓這三天來連湯姆先生看了他也不禁有點害怕,他也明白但是他無法克制自己!他越來越不明白自己的想法了。


他站起身,又重新走回臥房,床邊的小櫃子他拉出抽屜,裡面有個祕密的小盒子,他小心翼翼的拿了出來,打開裡面是一條銀色的手鍊,這並不是甚麼昂貴的鍊子,這只是在一般路攤買的便宜貨,看上去非常的樸素但是質感看上去卻還是相當的不錯,做的已經是算是精緻了,而這盒子裡有四個小洞,是用來放置手鍊的,其中兩個洞上掛著已經在裡面的銀色手鍊,另外兩個的洞上卻是空著的。


那是因為另外一條已經送給了別人,那他的主人又在哪?


閉上眼睛,腦海中又浮現那人狼狽脆弱的躺在地上,而穿著的毛邊外套稍微過長的袖口早已經因為打鬥捲在手臂上了,而那人傷痕累累沾滿灰塵的手腕上卻突兀的閃著玫瑰色的光芒,那是一條玫瑰金顏色的手鍊,款式跟現在靜靜躺在盒子裡的手鍊一模一樣。


為什麼他還要戴上它?那至始至終不都是他為了戲弄他的一場笑話嗎?!所以帶著它是為了好在嘲笑他?!


但事過境遷,他冷靜之後覺得不太可能是為了嘲笑他特地戴著的,跳蚤的惡劣他比任何人還清楚,如果是要嘲笑他,跳蚤不會把他藏在外套裡,一定會戴在最顯眼的地方告知全天下的人,而不是遮遮掩掩用袖口遮著,就好像是不想讓人知道。


跳蚤比他有錢多了,像他這種要用勞力過活才能賺錢的人居然比不上他坐在家裡動動嘴皮子還來的少,所以他才不信跳蚤是因為捨不得這條路邊攤買的手鍊,大可把它丟了,既然如此又為什麼要戴著?


「到底...你有甚麼是可以相信的,滿口謊言的騙子...」


甚麼是真的甚麼又是假的,到底哪個才是真的他,他不想去弄懂,也拒絕去搞懂,他很累了,累的他只是再一次將這條塵封一年的手鍊拿出來看就已經花光他全部的力氣。


那事到如今,他又是為什麼會在今天把它拿出來呢?


苦笑著又把它收進了抽屜裡,他想或許只是因為今天睡不著吧。


或許就這樣吧,等到一切塵埃落定,那或許有天他可以跟跳蚤和平地在街道上巧遇,然後淡定的擦身而過。


這樣就好了....這樣就好了...這樣真的就好了嗎?


搖頭,嘆道最近的自己真的太奇怪了。


在家裡沒事可做就會想一些奇怪的事情,所以平和島靜雄決定出去走走,雖然離上班時間還早,可是提早出去曬曬太陽總比繼續窩在家裡想一些有的沒的好,關上電視,在他穿上鞋子時,突然發現地上有封信,應該是透過門縫直接塞進來的,平和島靜雄疑惑地拿起這封信,他從小到大可沒收過任何寄給他的信,啊,除了跳蚤的恐嚇信跟惡作劇的信不算以外,嘖,怎麼又想到他了。


翻到信的背後,也沒看到署名,不會又是跳蚤的恐嚇信吧?不過估計那傢伙還躺在床上不能動,所以應該不是他,那還有誰?除了跳蚤,應該還沒有人膽敢戲弄他。


抱著疑惑的心情直接撕開信封,信封上只有簡短的兩句話,短道他有點不可置信,卻讓他本已沉澱下來的心再次焦躁起來。


  ───── 只願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


這是甚麼意思?這看起來應該是中國古代的詩句吧?


細細地咀嚼這兩句話的意思,本來就不常思考的大腦緩慢的運作,終於在磨合到某個齒論的時候〝喀〞的一聲重疊在一起。


  『只希望你的心能和我的心一樣,永遠不變心,這樣才不會辜負我,對你的一片相思情意...』


這是一句相當溫柔的話,就如初春的暖陽一樣掃蕩了心理的不安恐懼,誰曾經對他說過這樣的話?在他映像中不曾有人對他說過,可是為什麼他會感覺到溫暖?為什麼熟悉的令人鼻酸?!


渾沌的大腦感到一陣鈍痛,是甚麼東西要從靈魂的深處湧現出來?!


還搞不清楚狀況,看到信的第二句瞬間就將這些反映給驚的都縮了回去。


   ───── 請你不要抗拒、認真的了解一次折原臨也,放下心中的所有一切負面的情緒,只要那麼認真了解一次,你就會明白命運早已將你們綁在一起。

       最重要的是,請你救救折原臨也。


最後一句話給驚愕地甚麼都來不及思考,他將手中的信揉成一團粗魯的塞進口袋裡,直接狂奔出去!


要了解甚麼?他只要了解折原臨也的本質就是一個騙子、一個無惡不作的跳蚤就好了!


是誰又要傷還那隻跳蚤?是甚麼人要我趕去救他?


甚麼都不想去管了,只要明白當他見到那隻跳蚤之後把他從病床上抓住,在狠狠的揍一頓就好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