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思-無限挖坑中Orz

百年之前,百年之後 第三章 (靜臨,接13卷?)

第三章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来到岸谷新罗的住处,平和岛静雄难得的礼貌性地按了门铃而不是选择把门敲坏,哪怕他现在其实很烦躁。


「来了来了。」门后响起熟悉的声音,岸谷新罗打开门看到门外的阵仗愣了一下。「怎么这么多人?静雄你们这是?」岸谷新罗疑惑的眼神看向昔日的高中同学。


「没甚么,打扰了。」平和岛静雄耸耸肩,越过岸谷新罗熟门熟路的迳自进到屋子里。


后面跟着三人组及瓦罗娜也鱼贯地进到岸谷新罗的家,当平和岛静雄一进到客厅的时候却突然一个黑影朝他袭击过来,平和岛静雄却是很习惯的身手一抓,拎起女孩的衣领,马上女孩不满的抱怨,「静雄哥你好过分,快点放我下来!」绑着两条马尾辫的女孩,折原舞流在空中不满地挥着粉拳抗议着。


「久。(久见了。)」折原九琉璃从椅子上跳下来,礼貌的问候。


跟着后面进来的人被他们突然这一个举动吓了一跳,纪田正臣小声地凑到帝人耳边,「帝人你不觉得那两个女孩很眼熟吗?」


龙之峰帝人看着眼前两个约莫八九岁的女孩,确实好像在哪见过,而且能这样敢对静雄先生不得不说真是勇气可嘉!


「她们应该是折原先生的妹妹吧?」园原杏里说道,这时候还是女孩子的观察力比较好。


龙之峰帝人这才恍然大悟,「确实有听说临也先生有一对双胞胎姊妹。」这样一说确实看的出来有几分临也先生的影子。


纪田正臣不屑的哼了口气,「有这种哥哥算她们倒楣。」


后面的瓦罗娜却只是冷眼旁观这一切。


「我说你们为什么在这里啊?」平和岛静雄将折原舞流放下来,说实在现在看到她们姊妹心里还真有点尴尬,毕竟把她们哥哥打到重伤的人正是自己。


虽然是跳蚤自作自受!


「我们是来探望阿临哥的唷!」折原舞流一下来马上跑到折原九琉璃的旁边,看的出来她们姊妹感情还是一样的好。


「你们会来探望跳蚤?」平和岛静雄惊讶。


「当然啦!因为这个月生活费阿临哥还没给我们!」


「还没。(还没给。)」双胞胎姊妹一口同声。


听到这个平和岛静雄突然有点无力,刚刚会以为他们在担心跳蚤的自己真是太蠢了。


「那静雄哥你呢?」


「望?(探望?)」


「咦咦?!九琉姊这是真的吗?静雄哥也是来探望阿临哥的吗?」


与折原舞流一同惊讶的声音还有后面走进来的密医,「咦咦?!静雄你是来探望临也的?不会是趁他还有一口气补上一刀吧?!」


「我是那种人嘛!」平和岛静雄听着两道惊呼声,不爽的怒吼,要不是还有理智明白这是岸谷新罗的家他恐怕早已拆了这里!


"好了你们都不要再吵了。″走后面房间走出来的无头骑士拿着一台黑色的PDA举到静雄的眼前。


看着眼前的友人,平和岛静雄不爽地嗤了声,这才冷静下来。


"好了,你们也都来坐好吧。″赛尔提快速的打完一段话同样拿给站在后面的四人。


「不过真不可思议呢,静雄先生跟临也先生关系这么差,跟临也先生的妹妹的关系却看起来还不错。」园原杏里坐下来后小声地说道,音量就只有在他旁边的两个人听见。


纪田正臣跟龙之峰帝人同时愣了一下,这样子看来...确实怪怪的,却又说不出来哪里奇怪。


赛尔提从厨房端出了茶给在座的每一个人,「真不愧是我的赛尔提~还是这么贴心!」


赛尔提丝毫没有理会岸谷新罗的发言,只是问安静下来的平和岛静雄,"静雄你来这里的原因,真的是因为探望临也吗?″


「跳蚤他....情况怎样...」平和岛静雄犹豫着问出口,当说出口的时候感觉如释重负。


岸谷新罗神色暗了暗,「你现在问着个有意义吗?」


在场的众人突然对岸谷新罗低下来的声音都吓了一跳,在他们映像中岸谷新罗一直都是笑眯眯的样子,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这样子的岸谷新罗。


赛尔提没对这样子的岸谷新罗感到惊讶,因为她明白他在担心着自己高中好友,哪怕这是折原临也咎由自取。


平和岛静雄也明白,这样子的岸谷新罗真的代表他生气了,可是平和岛静雄却不服!「明明是跳蚤来找我麻烦的!他是这一切的幕后黑手啊!」


「所以你就可以联合瓦罗娜把临也打成重伤!」岸谷新罗吼了回去,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了。


「我不认为我那样有错,是他想把静雄前辈变成怪物,而且折原临也是个危险的人。」一直沉默的瓦罗娜忽然开口。


岸谷新罗将眼神看向瓦罗娜,冷冷的口气听不出来喜怒哀乐,熟知他脾气的人却都明白这才是他生气的样子,「静雄跟临也认识了几年?他们之间的事情除了他们当事人,任何人都没有权评断,包括你跟我。」


平和岛静雄沉默,瓦罗娜还想开反驳,岸谷新罗却不在搭理瓦罗娜,而是将眼神重新放在沉默的平和岛静雄身上,忽然叹了口气。


「确实临也他...是个混蛋,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哪怕只有一点,你若是能多了解临也一点,或许你们之间不会变成这样,我还是认为若你们能够坐下来平静地谈过一次应该能和平共处。」


了解临也吗?可是那混蛋一直以来陷害他、设计他,以取笑他为乐,平和岛静雄又想起了塞在口袋里的纸团,可是为什么这样子的人,你们一个一个都要我静下心来的了解他!这就是一个黑到骨子里的人,没有人性的混蛋!这到底要他了解他甚么?!


似是看出了平和岛雄内心深处的想法,岸谷新罗再说了一句,「你明白他做这些事的意义吗?」


「啊?!这还需要甚么意义!他就是个没人性的混蛋!」


看着平和岛静雄这么激动,岸谷新罗没在说话了,最后他只是简单的说明临也目前的情况。「他伤得很重,脚废了,之后复健或许会好不然就是终身坐轮椅,内脏破裂、肋骨也断了好几根,现在还没度过危险期,不过这样还没当场死亡其实我也很惊讶,该说他不愧是折原临也吗?」


平和岛静雄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终身可能得坐轮椅?他知道跳蚤的自尊心多高,这对他打击该有多大?!


折原双子反常的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喝着赛尔提特地倒给他们的牛奶。


「我相信临也先生会好起来的,他不是那么轻易就会被打败的。」龙之峰帝人坚定的口吻却在此时坚毅地打破了在场的死寂气氛。「我只是如此简单的相信这点,毕竟要不是临也先生也不可能有今天的我。」龙之峰帝人发现大家都在看着自己,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纪田正臣无奈的摊了手,「不是有句话叫做祸害遗千年吗?他才不可能这么简单就挂掉呢!」


园原杏里咬了咬唇,她不知道她是希望这原临也活着还是死亡,她的确是恨着折原临也的包刮她体内的罪歌,可是她始终无法做到像是折原临也的惨忍无情,她还是...不希望看到有任何人死去。


「这样说也是呢,毕竟他可是那个临也啊。」岸谷新罗又恢复了笑容,「我要再去看一下临也的状况,他现在的情况要是不时时刻刻盯着,甚么时候突然挂掉都不知道呢!」


听着岸谷新罗云淡风轻地说出这句话,平和岛静雄心脏却突然紧缩了一下,当真的得知跳蚤可能会死的时候,心理却强烈的排斥这样的事情!


这是不是代表其实他不希望跳蚤死掉?可是...怎么可能呢?


这世界上他最讨厌的人就是折原临也,恨他恨的希望他赶快从这世间消失,可是当目的真的达成的时候,心中这股异样的感觉又是甚么呢?


就在这时折原临也的病房传出了撕心裂肺的尖叫声,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岸谷新罗也吓了一跳,接着就在所有人都还反应不及的时候一到黑影快如闪电迅速从岸谷新罗身边掠过,所有人这才反应过来马上跟着平和岛静雄的身后进到里面最深处的房间。


尖叫声没有停止,那样彷佛刻入骨髓的心痛让在场所有人不自觉感到心惊,究竟房间里面发生了甚么事情?!这样的声音真是那个他们所认识的折原临也发出来的?!


平和岛静雄一脚踹开门,却被突然震破的窗户给吓了一跳,瞬间炸破的玻璃像是天女散花一样,而被医疗器材包围的人躺在床上神情痛苦,紧抓着被单的手指用力到泛白,甚至最惊人的是折原临也本来一头清爽的短发随着他痛苦的挣扎就像是有生命似的慢慢地变长了!


所有人惊异眼前的情况,平和岛静雄最先反应过来,一大步上前就在他快要靠近的时候,在他们中间好像隔着一到屏障把平和岛静雄瞬间弹开!


这究竟是甚么奇怪的力量包围在折原临也身边,连平和岛静雄那样的人也抵挡的了!


只见在折原临也周围慢慢飘起了无数的细小光点,像极了萤火虫,但这绝不是萤火虫这么简单!


折原临也这时一阵挣扎从平床上滚了下去,本来插在身上的针头跟精密的仪器瞬间掉落,洁白的床单染了点点血红,接着那双就如红宝石般妖异的双眼倏地睁开!


他的眼神疯狂的在众人脸上穿梭,最后停在了因为刚刚被弹开而跌坐在地的平和岛静雄脸上,本就疯狂的眼神带上了一抹赠恨、不甘、愤怒!


「怎么可能....」岸谷新罗惊讶地看着本应该是双腿骨折的折原临也居然慢慢地站了起来!


赤裸的双脚踩在一地玻璃上,折原临也却感觉不到任何疼痛,他双腿以不自然的弧度弯曲着,

歪歪斜斜的走到了平和岛静雄眼前。


布满针孔的手看起来细小又无力,稳稳地抓住平和岛静雄两只有力的手臂突然爆发了一股力量狠狠地将平和岛静雄从地上拉起来!本来平和岛静雄想要凶狠的吼说死跳蚤你干甚么!却被折原临也眼中的情绪给震聂住了!


这样的眼神让平和岛静雄想起了他那个梦,一时间甚么话都卡在喉咙里无法出声。


或许是免强自己体能以外的事情,再将平和岛静雄从地上拉起来的时候折原临也吐了一口血,鲜红的血丝从嘴角滑落却异常的衬他那双红宝石的双眼,那沙哑颤抖的声音微弱地从折原临也满是鲜血的口中传了出来。


说出来的话却令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


「静...小静...你为什么背叛我...为什么要背叛我...」气若游丝的音量突然转为嘶吼,「你为什么要联合那个女人一起背叛我!!!!!」从折原临也的掌心突然爆发了一股不寻常的力量,瞬间烫伤了平和岛静雄反射性的推开折原临也,瓦罗娜马上上前观察平和岛静雄的伤势,折原临也一个踉跄却在后面倒入了一个宽厚的怀抱。


甚么时候多出了一个生的男人?!


男人留着一头黑长发扎实的绑在后脑勺,他穿着不像是这个时代的衣服,有点像是中国某个不知名朝代的衣服,深邃的五官有如刀刻,那双沉稳的双眼如老鹰一般紧盯着平和岛静雄,嘴角却勾起了一个找到猎物的弧度。


「你是谁?!」园原杏里反射性地拔出罪歌做出防御状态。


「把阿临哥还给我们!」折原舞琉冲上前,却被男人一把挥开,平和岛静雄心一惊连忙接住,折原九琉璃马上跑到折原舞流的身旁担心的察看。


「你到底是谁啊!」平和岛静雄将折原舞琉平安的放下来,怒吼出声,他从没见过这个男人,但是这个男人给他一个比跳蚤还讨厌还危险的感觉!


「我是谁并不重要,我的目的只有他。」男人伸手掬起折原临也垂在耳边的发丝,放在唇边亲密地亲吻。


折原临也恍若未觉,他只是一直挣扎,伸出的手死命地想要抓住平和岛静雄!


平和岛静雄却只觉得这个画面及其碍眼!本就燃点低的脑袋一下子炸开了!反射性地抓起放在墙边的沙发丢了过去!男人只是一个侧身,沙发就从他身后破掉的窗户直接飞了出去。


岸谷新罗心惊,希望没有砸伤人才好啊!


男人的眼神却突然从平和岛静雄身上看向站在他身后的瓦罗娜,那别有深意的眼神让瓦罗娜感到一阵恶寒。


男人只是轻笑一声,往后轻轻一跳,身体轻如羽毛似的从窗户跳了出去,消失在这夜空中。


赛尔提急忙的身处影子想要抓住却失了一步先机,与此同时一个妙龄的女声跟着赛尔提一起伸出去的影子响起。「别让他跑了!」


只见一个人影群身包在斗篷之下看不清五官,冲到窗户边,在她想要跟着跳出去时,一个力道却拉住了她使她动弹不得,平和岛静雄烦躁单手将她提起,额边爆起青筋、双眼布满血丝努吼,「这到底怎么回事!!!!」






远方的某个黑暗里,男人亲密的从背后还住折原临也,喃喃自语:「两百年了...终于找到你了,这一次你是我的了。」


折原临也却只是神情癫狂,口中一直喊着,「小静为什么要背叛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大师兄为什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