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思-無限挖坑中Orz

百年之前百年之後 第二章 (靜臨,接13卷?)

第二章


平和島靜雄一路上狂奔,路邊的景色迅速的從身旁消逝,他也明白自己為什麼要跑的這麼快,至從跳蚤消失的這一個禮拜他很久都不曾再跑這麼快了,好像後面有名為折原臨也的怪物在追趕著他似的。


突然意識到這一點,平和島靜雄驀的煞車,他氣喘吁吁一拳捶在了牆上,從他拳頭向外龜裂成蜘蛛網,好在還早路上行人沒有特別多,不然他又要被人說閒話了,不過平和島靜雄才不在乎這些,反正本來評價就沒有多好。


夠了吧,平和島靜雄你在做甚麼呢?


他自問,卻沒人可以給他答案。


為了一封平白無故地信你就要去救跳蚤嗎?這封信是誰寄的,沒有署名就已經很可疑了,再來就算有誰要殺跳蚤又干他屁事!


現在把他打到重傷的人不就是自己嘛!有誰要去殺他不是正如自己的意嗎?


所以說夠了吧...他們之前的事情就如那一晚上畫下休止符,在也井水不犯河水,他就過他的日常生活,跳蚤要怎麼使惡他也不管了,所以說....不要再被他擾亂自己的心情了吧。


平和島靜雄沉靜在自己的思想裡,沒注意到後方的人影,以至於後方突然傳來一道青澀的「靜雄前輩。」讓他嚇了一跳一回身,對方顯然也被他臉上還沒消散下去的凶惡表情給嚇了後退三步。


平和島靜雄定睛一看,眼前站著三個人,其實他都沒有很熟,但是大致上叫得出名字,「是你們啊。」


一頭黃色頭髮的跟一頭黑髮的少年還有戴眼鏡的少女,從黃髮的少年扶著黑髮少年的動作大概可以判斷出黑髮少年應該受傷了,他想了一下記得這三個人也是身處那場大戰的中心,分別叫正臣、帝人跟杏里吧。


「靜雄前輩早啊。」龍之峰帝人尷尬的笑了打了招呼。


紀田正臣也點了點頭,要知道平和島靜雄雖然比起臨也那混蛋是個好人,可也是不好惹的人,剛剛就叫帝人快走他硬要跟平和島靜雄打招呼,剛剛平和島靜雄轉過頭的時候臉兇惡的還以為完蛋了呢。


園原杏里顯然沒有那麼多想法只是小聲地說了聲,「你好。」


「早啊,你們那麼早出門要去哪?」對剛剛嚇到他們感到有點不好意思,平和島靜雄搔了搔頭。


「啊...我們啊───要去晨跑啦,都怪帝人受傷了還硬要大清早的去運動,哈哈哈...」紀田正臣馬上搶話,誇張的談吐顯得有點欲蓋彌彰。


龍之峰帝人到是絲毫沒有理會紀田正臣的言行,淡定的直接說出了他們的目的地,「我們準備要去看臨也先生。」


「啊?!」低沉的聲音就如雄獅發怒的前兆,平和島靜雄一聽見仇敵的名字馬上額角青筋暴起,這已經是一個反射動作了。


「喂喂、帝人你說甚麼啊!你是腦子躺傻了啊!」紀田正臣焦急地想要堵住龍之峰帝人的嘴,怎麼可以在平和島靜雄這麼淡定的說出臨也的名字啊!萬一等一下平和島靜雄生氣就胡亂把他們打了一頓呢!他們可都才剛傷好耶!


「靜雄先生這麼早要去哪呢?」誰知道龍之峰帝人完全忽視紀田正臣的緊張,泰然自若的讓紀田正臣有一股想要把他敲昏的衝動!


園原杏里在一旁看著沒有出聲,她雖然有點緊張不過她想帝人這樣做應該是有他的想法吧。


平和島靜雄卻甚麼話也沒說,好像是硬生生地把驟然升起的怒意跟吞了回去,只見他又點了一根菸,呼出一口菸,他說:「跟你們一樣。」語畢,轉身就走了。


在身後瞬間石化的三人還是龍之峰帝人先醒來的快,他拉住紀田正臣的臉一臉抱歉地笑,在牽起園原杏里的手跟在平和島靜雄的身後。


結果一路上又遇到了瓦羅娜,金髮美女的俄羅斯殺手,瓦羅娜聽了平和島靜雄他們的目的地,很明顯地一臉不贊同。


「靜雄前輩,折原臨也不是甚麼好人。」言下之意就是叫平和島靜雄不要去看了。


「這我早就知道了。」平和島靜雄平靜的吐了一口菸,便逕自的越過瓦羅娜走了。


身後的三人組也沒有理會瓦羅娜。


瓦羅娜想起了折原臨也那肆意張狂的笑容、彷彿泡在血中的雙眼,似是隱忍著甚麼,長期握槍的手握緊了又鬆開,最後她選擇跟在平和島靜雄身後。


結果一路上本來只有一個人的平和島靜雄,不知不覺就變了五個人,路人紛紛看到了最前面帶頭的平和島靜雄都自動自發地讓了一條道路,可以說整個暢通無阻。


平和島靜雄沒來由的鬱悶,他本來就在掙扎要不要探望折原臨也,卻剛好遇到了也要去探望折原臨也三人組,這是命運嗎?


他又想到了被他塞在口袋裡的紙團,上面寫的───你就會明白命運早已將你們綁在一起。


我呸!去你的命運!


但是平和島靜雄自己又忘了,那他為什麼又會再次踏上尋找折原臨也的路上?


.............................
可以說是一個過渡的章節哈哈
還不太會抓三人組跟瓦羅娜的感覺
寫得有點不太順暢.....

评论